台中的“人文温度”

作者:沈扬 俊杰  来源:富阳开元名都棋牌_开元棋牌假不假_葡京娱乐开元棋牌   发布时间:2019-4-4

字体:【大】【中】【小】

  今年春节是在台中过的。数日逗留,对这座有“人文城市”之称的我国台湾中部名都,有了一定程度慢行细品的可能,感觉是不一样了。

  大街小巷的年庆热闹也吸引人,不过作为外来客,总想不失时机地多看一点,这不,小年夜去远郊看了一个高山大峡谷景点(溪头),除夕上午就在东海大学的校园里了。“全台最美校园”“台湾国际化程度最高的学府”“贝聿铭等名师设计规划的学校建筑”,如此等等,都是“磁力”所在。校园很大,我们在家中的年轻人陪伴下走走看看——古朴别致的校舍建筑具有唐宋遗韵,教授宿舍独门独户,布局于花木掩映间,园区还有一座着名的路斯义教堂,形制简约而独特,显示国际级设计大师的早期慧思。校园真的很美丽。自草创始,校方坚持师资力量的优良配置,名师云集,所以1958年胡适先生在这里讲演时盛赞这里的学习好环境,勉励学生珍惜机缘学到真学问。

  校园咖啡厅前有休憩长椅,我坐下来歇息,近看远眺前方的大道小径,见一位衣着素雅宽舒的女子款款走来,冥冥之中便想起了这里的一位昔日名师——齐邦媛。曾看到相关的文字记述,不论在东大还是尔后供职的中兴大学,齐教授常常穿着宽宽绰绰的旗袍在校园里奔忙。在台中住了20年(其中三年双城往返)的齐邦媛,把自己最好的年华奉献给了这座美丽城市。在东海大学,她是外文系唯一的中国教师,用“老牛劲”编写教材,坚持教书是工作也是“一种传递”的教学理念,期望学生们“都是我的心灵后裔”。这位钟爱文学的英语教师,常在教案和讲演中注入一些文学知识。此前她在台湾“故宫博物院”(当时院址在台中,后迁台北)担任英文翻译时,结识了博物院常客胡适先生,齐邦媛由衷接受胡先生的一些文学认知,坚信“文学上最重要的是格局、情趣和深度”,这些观点,自然也影响着她的“心灵后裔”。笔者是读了齐邦媛先生的晚年名着《巨流河》而走向她的文字世界的。《巨流河》,“一部用生命书写壮阔幽微的天籁诗篇,一部台湾文学走入西方世界的大事记”,感动了多少人!她所崇尚的文学理念——格局、情趣和深度,《巨流河》里都有了。而这位东北才女在教育、翻译等方面的卓绝业绩,正是在这座台岛名城起步和发展的。

  回程中路过一些街道,左顾右盼,想象着这座城市的前尘物事——城中老巷“存德弄”在哪里?那可是文史大家钱穆先生住过的巷子啊!1952年,自香港来台讲学的钱先生意外受伤,在台中存德弄养病数月,由此机缘巧合地演绎了与昔日学生胡美琦的美好情缘,结缡之后相依相靠到终老。车过市立第一中学,便有了关于李敖先生的话题了。钱穆在存德弄养病时,李敖正在近处的第一中学念书,1953年,这位文学少年的一篇作文在比赛中获得银奖,金奖得主是一位罗姓女同学,于是演绎了一段银奖男追求金奖女的校园恋情,文坛怪才李敖的罗曼蒂克史也由此开端。只可惜李同学没有钱先生那样的好运气,“金银”之恋最终“夭折”,缘于罗姑娘父母的极力反对。几乎是同一时间同一城区出现的一条“幸福弄”、一处“伤心地”,皆在冥冥渊薮中。

  逛了馆前路边的诚品书店,下楼走到一个街角,被一阵歌的旋律吸引,一男一女两位街头艺人正在弹琴唱歌呢,一曲方罢,听歌人群中有位中年人向艺人提议唱一首老歌《童年》,获得积极的回应。我想这位点歌者一定是想起那位当年在台中读书的罗大佑(他在学制7年的医药学院念书)了。怀着音乐梦想的少年大佑正是在台中的校园里写出《童年》等歌曲的,他大胆地将西方摇滚乐精神与中国传统文人的批判精神结合,带入流行音乐,留下了艺术创造的早期辉煌。听街头艺人唱《童年》,我倒是想起了早上在宾馆里看电视时的一幕:大陆歌手汪峰情感投入地唱了一首《儿时》,他说第一次听到这首歌的时候就很感动,儿时的记忆太温暖。我想歌者的心情是完全可以理解的,艺术家心灵相通,孩童的好奇心、探知欲和想象力,是艺术创造美最早、最真诚的血脉源头。

  陪同我们的当地朋友述说着这座“人文”城市频繁举行的音乐活动,其中一则是几年前的一场蔡琴露天歌唱会。歌会那天,本市和从各地赶来的歌迷竟有近5万之众。身穿青色衣衫的蔡琴在广场上动情放歌,从《被遗忘的时光》到《恰似你的温柔》,有歌迷难抑激动的心情,除了被“大河般深沉,黄昏的惆怅”似的音符的魅力感染,还联想到歌唱者曲折的情感经历(曾经深爱过的那个人——杨德昌走了),便再也忍不住眼中的泪水。

  听歌说歌,来到了一片空旷地段,眼前连绵的绿地、小广场伴着静街靓舍,呈现城市“面孔”的另一面。这是台中着名的“草悟道”带状都市绿园道。草悟道,“行草悟道”,是怎样的一个好意涵啊!园区连接科学博物馆、台湾美术馆、市民广场……这一带常常举办各类艺文活动,从广场舞到国际爵士音乐节,丰富而多彩。我们迈入绿地边的一条长路,街沿一溜设立数十个小摊,节日里顾客是更多了,这里所有的工艺、玩具、生活类售品都由各个摊主自行创意设计,经过相关部门的审核准许方可制作上摊,也由此而成了一条“创意文化街”。“草悟道”外的新市政中心旁,有一座岛上最大的歌剧院,是较高品位歌舞演出和交流的首选地。就在春节前的1月27日,这里举行了一场“昆曲新美学经典讲座”,由白先勇先生主持,讲述自己多年来用心思推动中华瑰宝昆曲艺术走上复兴之路的实践经验和心得。举办讲座,旨在将这一古老艺术推向现实生活、推向年轻观众。春节之后,白先生就携苏州昆剧团来台演出三部昆剧经典戏目了。

  台中街头的节日装扮,大抵是用色彩和灯光渲染喜气,餐饮店门口的红灯笼上写满了过年吉语,也有“呷(吃)饱、呷巧”等坊间俚语。从历史中走来的台中饮食文化,在秉承海岛型餐饮固有特色的同时,也有一些别具一格的精彩演绎。不说逢甲美食夜市的过去和现在了,就是一些餐饮老字号,也留给我们很深的印象。“沁园春”是台湾大道上的一家名餐馆,经营苏锡沪杭宁(波)特色菜点。我们步入店内,看到厅门两侧一副红漆对联:“旨酒佳肴沁入脾胃,金词蒋调春满园林”,书写者是当年的国民党元老吴稚晖(敬恒)。这家餐馆创立于1949年,策划者是当年活跃于锡沪一带的兰艺名家兼收藏家蒋东孚(绿蕙名兰“朵云”创制者),并得到至亲吴稚晖先生的鼎力帮助,店名也是吴老拟定的。威权年代常有“不测风云”,“沁园春”店名与着名诗篇《沁园春·雪》“重合”,立即引起了当局的“警惕”,开张第一天,在餐馆实际掌门的蒋家公子被警方拘捕,后来还是吴氏大佬出面干预,蒋家方才逃过一劫,牌号也存留下来。这家餐馆的特色菜点让顾客近悦远来,政要人物何应钦、蒋纬国等频频光顾,自然也是商人、文人、市民公众喜欢的宴饮地。“沁园春”如今的年轻主事者已经是这家餐馆的第4代传人,这位郭姓老板(蒋家女婿)如数家珍地向我们推荐店号的“看家菜”,红烧肚档、雪菜百叶、无锡肉骨头、宁式响油鳝丝、腌笃鲜……看着菜单,真是有点他乡遇故交的感觉了。这家餐业老号从开张的第一天起,便将创始人种兰播艺的文化精神植入经营理念,从开初时期的让内陆来客吃江南菜不忘来时路,渐次将“怀旧”“留住记忆”作为本号经营之道中不可或缺的“关键词”。自然不只是让顾客留下美味佳肴的记忆,更是留下餐桌边亲情友情欢快交流的记忆和怀念。我想这大约也就是朋友所说的“生意产生意义”了。吃“沁园春”菜,听“沁园春”故事,我们心里不平静。从城市生活这个极为细小的侧面,我似乎感觉到了一座人文城市的脉息搏动。

  客居数日,有家中年轻人在台中的好朋友吴先生的陪伴,还有两个家庭在一起吃“年夜饭”(当地人称“围炉”)等的经历,真的觉得暖心而难忘。两家人的交流中,自然也有对于两岸缓和亲睦的殷切期愿。媒体的一则信息也让人高兴:新上任的台中市文化部门负责人,在一次春节谈话中表示同宗同文的两岸人理应密切往来,作为文化城市,打算邀请大陆作家来访并建立互访机制,然后做好准备,争取与文化蕴积深厚的大陆城市结为“姐妹城”。此岸彼岸,此心相同,此情相连,诚哉斯言。